「深度」维金斯和勇士那不确定的未来

「深度」维金斯和勇士那不确定的未来

2019年7月1日,NBA自由市场开启的第一天,凯文杜兰特还是离开了勇士,跟好基友欧文小乔丹去了布鲁克林组队,临走前为勇士留下了最后一笔资产,让勇士用先签后换的方式得到了拉塞尔,而我一直称,这笔交易就是为勇士王朝复兴备下的子弹。

“另外,对于拉塞尔合同的溢价程度,不同球队之间的判断也是不同的——勇士不会是唯一一支愿意为拉塞尔开顶薪的球队,只要他保持健康,在勇士能基本维持住在篮网最后一季的表现(这不难),那么拉塞尔未来也可以作为一个筹码,在某个时间被勇士用来交易更需要的锋线球员。

这里提一个概念——每支球队可以使用的薪资战力是不一样的。虽然工资帽是固定的,但每支球队超过工资帽的程度却不能随意控制,工资帽只有1.091亿,而只有发生鸟权续约和高差价配平交易,才能让一支球队的薪资实现帽上增长——1.09亿跟1.38亿的薪资完全是两个世界——除非你要清出大量空间吸引自由球员超巨加盟,不然超帽并不总是坏事,只要不是垃圾合同乱堆出来的高薪资,更高的薪资意味着你可使用的战力更高。

所以这笔交易实际是勇士在给自己留一个机会,既然无法靠空间补强,那么让球队始终维持在高薪资水平(勇士现在要交的税也很少了)保证战力,手握一个进可做即战力,退可交易的年轻球员,当然是一笔值得肯定的操作。”

迈尔斯在今年交易截止日走出这步棋后,球迷和业界给出了各式各样的观点,有人无条件相信,有人谨慎看好,有人则觉得迈尔斯出手太早,让局面变得更加极端。PER值的发明者,数据专家霍林格认为,森林狼获得了巨大胜利,即使不考虑得到拉塞尔,光是送走维金斯就很值。球迷对这话肯定是不爱听的,按惯例,应该找一些PER值不适用的场合,嘲讽一下数据专家的顽固和死板。但霍林格还有一个身份,他曾经是灰熊管理层的一员,他透露,管理层手上有一份需要两个首轮才能送走的球员名单,维金斯赫然在列——也就是说,维金斯是那种不搭正面资产很难送出去的球员。

但勇士老板拉科布说,“我们看了看今年夏天的市场,找不到一个比维金斯更好的小前锋了”,这似乎又从另一个角度说明,勇士所做的选择也实属无奈,在锋线号位,对于去年夏天挖空锋线的勇士来说,已经没有太大的挑选空间。

这是一个很难说清楚的事情,但可以肯定,当霍林格作为仅仅发表评论员意见的数据专家时,没必要伪造出一份管理层的交易价值评估单,拉科布却不见得对记者说出完整的情况——如此重要的一笔交易,勇士内部要考虑的情况当然更多,一句“市场上找不到一个比维金斯更好的小前锋”,更像给大家一个体面的交代,而非交易的充分理由。

以市场对维金斯交易价值的评估,勇士即使把时间拖到今年夏天,也能确保得到他,因为急于得到拉塞尔挽留唐斯的森林狼,是交易中相对弱势的一方;

NBA格局变化快,一年前还在征战季后赛的球队,可能说重建就重建了,这点可以参考最近几年的鹈鹕、灰熊和雷霆。待天下有变,伺机而动,说不定有意外收获;

虽然借拉塞尔交易避税可以一箭双雕,但这也需要搭上斯佩尔曼和埃文斯才能做到,而勇士只要单独送走斯佩尔曼和埃文斯,同样能实现避税,只需要给愿意帮忙的下家一点好处——这并不难,这是两个合同极小的年轻球员;

勇士也并不必须利用赛季最后的30场比赛,提前让维金斯与球队磨合——维金斯只能跟库里在一块先打20场,跟汤普森在一块打球要到下赛季的季前赛——相比留给管理层更大的交易弹性相比,这价值没有那么大。

但交易发生了,也就发生了。不管局外人考虑的有多全面,一个根本的区别还是,我们不知道迈尔斯到底给多少下家打过电话,这过程中吃了多少闭门羹,最后又总结出了怎样的结论。

可以肯定的是,联盟现在的确处于一个不太利于迈尔斯发挥想象力的环境里——过去几个赛季,能重建的球队,基本都进入了重建,19-20赛季,恰恰是联盟重组后新格局的开始。也许勇士观察并联系了一下,可能在今年夏天寻求交易重要球员的球队,但看起来勇士没得到满意的答案。比如,对方明确表示,“鲍勃,如果你再提到西蒙斯的名字,我就挂电话了,而只要我们拥有西蒙斯,我们就没必要再交易来一个需要持球的1号位啊”。

控卫的行情虽然比中锋好,但相比起码能摇摆两个位置的锋线球员,控卫的需求量没那么大,这是一个萝卜一个坑的位置。

所以,勇士得按好控卫的人头数,去计算市场需求。迈尔斯不可能是在交易发生前几天才开始着手策划这件事的。事实上,除了少部分过于天真单纯的球迷,所有人都清楚,勇士拿到拉塞尔这笔合同就是等着交易的,迈尔斯有半年多的时间,也许他把各种情况都计算过了,最后意识到,可供他选择的余地极小。

去年夏天对拉塞尔最感兴趣的四支球队(步行者、爵士、魔术、森林狼),步行者有了布罗格登,爵士引入了康利,薪资吃在这了,没法在1号位上再花钱,魔术在培养富尔茨,当然,他们也存在继续追求好控卫的可能。这里面,森林狼是最坚定的、对控卫最如饥似渴的追求者。

换句话说,勇士会担心,拉塞尔处于一个有价无市的状态。把森林狼当备胎,玩骑驴找马虽然看似稳妥,但对方很可能从去年7月份开始就每天给迈尔斯问候早晚安,如果一直拖到没了耐心怎么办?比如,要是交易截止日前得不到拉塞尔,唐斯有举义的风险,到时候迈尔斯再打电话过去反舔,对面会不会已经在跟普雷斯蒂聊打包接手选秀权的事了呢?

万一真有这种剧情发生,夏天又找不到一支既需要控卫又能提供锋线的交易下家,拉塞尔会不会就砸手里了?

长期来看,拉塞尔不会送不出去,但勇士下赛季对自己的定位是冲冠,那么无论如何,勇士都要在20-21赛季开始前,把拉塞尔送出去,拿到那颗适合勇士枪型的子弹——勇士能拖延时间,但也不能拖太久。

我当然获得不了大家不知道的,勇士管理层的内部消息,这些猜测都没有任何消息源。只是思前想后,我只能相信,拥有这么长的准备时间,对于可能的下家,勇士管理层应该都考虑过、联系过了,或许真的形势过于艰难,才做出了提前跟森林狼交易的决定吧。

那么,为什么是维金斯,而不是考文顿呢?比如,考文顿+吉昂,同样可以配平。这个方案的好处是:

考文顿已经证明了自己的这份1100万合同超值,并具有良好的适配性,只要膝盖不出问题,这是一笔非常稳健的投资;

将一笔大合同,拆成两个小合同,也有利于勇士优化薪资结构。吉昂的合同2021年夏天到期,属于一年期的溢价合同,勇士可以搭选秀权在今年夏天把他送走,从而让自己在补强锋线的同时,大幅减少开支。这样操作,工资总额+奢侈税,拉科布大约需要花费1.728亿美元,而不是极端情况的2.5亿美元。

但这个方案很难成行。如果森林狼不趁着拉塞尔交易,把维金斯送到急需锋线、并且用人思路非比寻常的勇士,他们可能就送不走维金斯。反过来,森林狼对送走考文顿显然有很高的期待——他们对考文顿的定价是2个首轮,最后得到的资产,也差不多是2个首轮的价值。

如果把考文顿放在拉塞尔的交易里,森林狼就成了需要付出首轮的一方,因为作为付出“全明星球员”的勇士方,是不可能在没有首轮补偿的情况下同意这笔交易的。毕竟勇士为了得到拉塞尔,付出了极为高昂的代价,而吉昂是一笔1700万的溢价合同,送走他也要额外付出代价——参考勇士把伊戈达拉送到灰熊搭了首轮,虽然是形势紧迫,勇士来不及选择做了亏本生意,但也能看出,1700万的空间在市场上并不便宜。也就是说,双方很难在选秀权补偿上达成一致。

好了,我花了如此大的篇幅把拉塞尔维金斯交易的思路又梳理了一遍。虽然这不可能是个无懈可击的解释——管理层内部的想法,太难说清楚——但大致还是能理解,为什么最终交易走到了这一步。这不应该是一蹴而就的事,即使这是一笔去年7月份就被不断猜想的交易,勇士管理层有如此长的时间选择、思考,最终还是做了一个看起来毫无新意又疑似风险巨大的选择,管理层在交易市场上感受到的不顺畅,可能是我们看不到的一面,这种不顺畅,最终导致了勇士走向了一条看起来很自信的道路——相信自己能扭转维金斯的职业生涯。

不,勇士早就上了赌桌了。2019年夏天,当自由市场大门开启的那一刻起,勇士就上了赌桌——用交易得到拉塞尔止损,以撑起薪资空间的方式,给自己的未来一个交税的机会,这就是一次赌博。

从当时的视角看,拉塞尔拿25%顶薪合同,以他攻防两端的综合实力,就略有溢价,勇士当初就应该想好了,这份合同的理想下家是有限的,勇士不是赚个差价的中间商那么简单,这产品换来的新产品,勇士自己也是要用的,而这个性价比的产品本身就是有问题的;

但勇士还是决定上赌桌,因为只有上桌去赌了,勇士才可能在失去红利合同后,在堵死的空间环境下实现一定幅度的补强。即使因为奢侈税和拉塞尔合同性价比不高,导致补强收益进入边际效应,那也多少增加了勇士未来崛起的希望。

勇士也设想过,拉塞尔进步的可能。但拉塞尔在勇士生涯的33场比赛里,并没有实现升值,他只是证明了自己上个赛季级别的表现可以维持。

这不怪拉塞尔。拉塞尔不但没能享受到库里带来的加成,反而要在比篮网差得多的环境下比赛,球队无止境的输球,加上自己的伤病,都很难让拉塞尔变成更好的自己——拉塞尔跟伯克斯、克里斯这样的球员不一样,他们的进步来自球队的绝对信任和证明自己的舞台。拉塞尔不缺这个,他去哪都有足够球权,他需要的是一个更好的挡拆伙伴与之配合,弥补他单挑偏弱的持球特点,充分发挥他利用掩护的持球投能力和传球能力——他跟唐斯在进攻端真挺合适的,只不过,森林狼其他三个位置需要配上有二防及以上履历的球员。

勇士拿到维金斯,当然也是希望维金斯进步的——或许勇士相信,维金斯的运动能力和更好的兼容性,相比拉塞尔以投射为主的天赋点,更容易在勇士体系下得到加成,升值潜力更大。维金斯的进步幅度,也决定了勇士在这场豪赌中,最终收获了怎样的战力提升——水花兄弟和格林的年纪在那,水平预期只是维持,勇士最重要的两个增长点,一个是维金斯,另一个就是今年这个高位签。

一是绝对能力的进步。维金斯目前六年级,虽然依然只有不到25岁,但如果生涯前6年的进步幅度只有这么点,那么你对这方面就应该看淡一些,他能觉醒最好,不能也不强求;

二是环境改变带来的影响。这是重点——赢球文化就能让维金斯摔碎保温杯吗?或许可以,但篮球是具体的——维金斯需要尽可能多的去做他目前能做的事,少做勉为其难的事,以及学会做他应该做的事。

首先一点,维金斯应该改变投篮选择,提升效率。维金斯在勇士的最初几场比赛,中距离出手极少,但最近略有抬头。6场比赛,维金斯的中距离出手比重是31%,比在森林狼的35%略低。考虑到科尔是个不喜欢刻意限制球员投篮位置的教练,也许维金斯的中距离很难压到一个很低的水平。

改变投篮分布是提升效率的不二手段——参考最近状态火爆的塔图姆——维金斯又尤其需要减少中距离,因为实在不准。他整个职业生涯在中距离出手的命中率,没有一个赛季超过了39%,而这个时代被允许当中投靓仔的,都是45%中距离准星的大神。

但维金斯还是有机会优化出手——因为勇士会通过减少持球的方式,让维金斯不需要用大量中距离乱扔来消化球权。维金斯在巴特勒加入森林狼时,有过降球权的经历,但没有相应的提升效率,因为没有球权,更多站定点,他的罚球也减少了。

勇士是不一样的球队,勇士会更多鼓励无球球员参与战术,在掩护、空切或者手递手中贡献价值。对于运动能力出众的球员,他们在勇士往往能交出非常可怕的篮下终结效率,比如伊戈达拉打出过0-3英尺85.6%的篮下命中率,而利文斯顿打出过78.6%。维金斯作为有更强持球强杀能力的球员,因为更高的正面攻筐频率,篮下命中当然不可能达到如此变态的程度,但以他的身体素质,更多出现在“对手夹击库里,格林处理4打3,维金斯篮下爆破”的回合里,显然是非常值得期待的画面。

维金斯的跳投选择也会改善。科尔虽然并不强调投篮分布,但他很在意投篮选择,希望为最合适的球员创造舒适的出手机会——简单说,就是大家为水花兄弟创造跳投,水花兄弟为大家创造空切。维金斯在勇士,搞不好三分产量还会降低,因为一些高难度的外线出手,会变成一次为水花兄弟掩护的手递手。而一些未能出现优质机会的回合,科尔会强调把球传出来,而不是一次急停跳投中距离。

维金斯比别的顶薪球员好的地方,起码是个不贪功,不爱出风头,愿意接受较低进攻定位的球员——他在跟乞丐版水花兄弟配合时尚且如此,跟正版配合,就更加不用担心在这方面的妥协。

所以,维金斯“佛系”一点未必是坏事,他跟水花一块打球,就是“佛系”的定位,而他用6个赛季的时间已经证明了,起码在技术有质变之前,承担更重的开发进攻任务,他交不出体面的效率。

但维金斯作为一个拿着25%顶薪的球员,无论如何,都要维持一定的产量——在森林狼,他的回合占有率是27.6%,在勇士的6场比赛,这个数据是23.7%——不能更低了,再低说不过去。

一个可以操作的套路是,用更多的战术为维金斯创造右手切入机会,而非让他自己强行持球开发进攻。左手技术不济,跟持球投不稳,是限制维金斯进攻水准的两大硬伤。如果你让维金斯在高位自己持球主攻,那么他主动寻求右路突破的可能性很大,这在遇到对手准备不足时,凭借天赋碾压,维金斯可以顺利杀到篮下,打出侵略性。

但显然,没有人能完全避免走不喜欢的一侧,当你用非惯用手侧突破遭遇压力时,或者对手将你从惯用手侧逼入非惯用手时,能否保持水准就是个问题。

但当球队拥有大量无球战术,让比赛变得更随机时,防守方就很难严格的限制进攻球员的切入方向了。而勇士是这方面最有经验的球队,有能力让维金斯处于舒适的切入环境内。比如下面这个球,勇士几乎清空了球场右路,在左侧则用无球掩护完全吸引了防守注意力,这让维金斯可以进入他喜欢的右手强型天赋碾压模式。

看起来,从左路借掩护接球,转而从中路切入,会成为维金斯未来常见的起手式。

而无球跑动再接手递手,往往在防守方开始贴防时,已经让维金斯进入了突破节奏。

维金斯目前在勇士23.7%的回合占有率,58.2%的真实命中率,可能会接近他未来在完全版勇士中的产效,但方式不同:

一方面,目前勇士环境不好,维金斯交出高于生涯效率的办法是暴击的三分产量,而非我们预期中的由于进攻选择改变而提升准星。但水花兄弟回归后,维金斯效率维持在高于他过往生涯水准是一定的;

另一方面,维金斯的确应该在进攻端更活跃一点,但不应该是杜兰特式的低位后仰,或者面筐外线怒射——维金斯的优势不在这。勇士不太可能让维金斯大量持球,这也是长远可以预期的事情。勇士不会等一个6年级状元个人能力的成长,因为勇士明年夏天就要赢,所以勇士需要这个有运动天赋的男孩融入体系,而不是用过量喂养的方式培养出下一代巨星,时间不允许。

维金斯能提供可靠的单防,这点是维金斯过去生涯也做得不错的部分,本赛季又有进步,而在勇士的前几场比赛,他着重演示了这方面的表现。在水花兄弟年龄渐长的现在,维金斯能接管外线强点,这个价值相当重要。

维金斯过去做不好的,是团队防守的部分。维金斯在勇士这几场,交出的抢断和封盖数据是生涯罕见的,封盖率和抢断率全部翻倍,这肯定没法维持,但可以观察一下最后稳定在什么水平。

值得注意的是,虽然抢断和封盖数据很能体现球员协防表现,但维金斯在勇士贡献的抢断和封盖,基本都出现在单防和切断对位球员传球上,协防能力展示上依然不够。你能看到维金斯在外线轮转上的努力,他的胳膊长,运动能力好,可以扑防干扰一些高难度的投篮,但一些特别能体现团队感的部分,就不是维金斯的强项。举个例子,在“破坏对手球权”数据上,维金斯向来不好,而这是一项很能体现协防意识的数据,那些在无球端预判准确,位置感极佳的球员——比如考文顿、卢比奥——他们在这项数据上总有不错的表现,但维金斯缺少对自己可覆盖范围的凶狠和狡狯,是一个太过绅士的协防球员。

在这个时代,单防固然重要,但真正要想走向另一个台阶,协防加分更多。在一支拥有追梦格林的球队里,维金斯有一个现成的老师,要抓紧学一下。

总的来说,当你把维金斯视作一个功能性球员而非状元郎时,感觉会非常不同。科尔有一句话说得好,“人们过去高估了维金斯,现在又低估了他”。6个赛季了,维金斯交出的成绩单,跟状元郎身份显然有差距,顶薪合同给予的是对维金斯未来的信任,而不是现在的能力。

但另一方面,他比市面上所有的角色球员身体都好,勇士可以让他跑空切、打手递手攻筐、定点接球强行终结、下快攻冲锋,他的处理球能力也会好于一般的角色球员,投篮不好,投简单的定点空位总是合格的,还能解决勇士外线对位问题。维金斯是个不争不抢的人,让他转型,还是可以预期。从这个角度讲,勇士那笔去年夏天开始的豪赌,依然得到了他们想要补充的天赋,不够满意的,是已经进入收益边际的性价比。

相比豪赌系列前面的两支球队,勇士拥有更大的不确定性——红队的主体结构已定,未来会有小调整,但不会有大变化,而湖人薪资和筹码卡的死死的。勇士的交易,或许还没有结束,勇士想要赢在现在,手里又有更接近未来资本的筹码——比如今年这个高位签——同时,将未变现的选秀权打包阵中大合同,向上交易更高档次的球员,也是降低薪资不降战力的手段。

勇士没有放弃“待天下有变”的机会,只不过他们现在手中的赌本变了。如果真的有全明星球员寻求离队,勇士出现在谈判桌上一点也不让人意外,这不是对勇士任何球员的不尊重——就像从一开始,人们相信勇士会交易拉塞尔,也并非不尊重拉塞尔一样——而是勇士对延续王朝的饥渴感太强烈了。

最后,我又想起了拉科布的话,他说,“维金斯没怎么受过伤”。老板评价球队新援,提到了这点很耐人寻味,但如果你想到勇士王朝是如何覆灭的,球队当家核心职业生涯道路上最大的障碍是什么,就能理解老板现在对健康的看重。我相信拉科布对于给克莱大合同,以及坚定围绕水花兄弟建队是没有疑问的,但拉科布担心他们的健康状况,希望球队不再增加伤病风险的心情,也是非常合理的。

对拉科布来说,反正也是要砸钱了,那就把钱砸在健康的球员身上吧。这就像赌局上买了个碾压独赢盘,顺便去隔壁再领一张彩票。就算那张彩票刮出了谢谢惠顾,那碾压独赢盘还是能收包烟钱,虽然提升不大,但也提升了。

从杜兰特离队,同时勇士告别红利时代后,就很难用四巨头+玄冥二老+降薪老将来投的思路去思考问题。勇士依然充满了不确定性,或许只有到了20-21赛季打响,在赛场过半,勇士确定自己处于什么位置后,这套新版勇士的最终拼图才能完成——一个接近100%水准的克莱,一个健康的、依然充满活力的库里,以及,或许被低估了,一个心态正常的格林,才是一切的根本,在我们看到他们三个合体,带着全新的勇士前行之前,什么都不能确定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