命案小说之《红宝石戒指》(第二章)作者贾国勇

命案小说之《红宝石戒指》(第二章)作者贾国勇

“我怀疑杀害范怡冰的凶手,就是我刚才给你介绍的那个人,燕都市工商局副局长王伟。”

郑尚义看了大家一眼,说:“据鲁董事长介绍,王伟和死者范怡冰有那种不正常的关系。”

鲁明森说:“对,在我和范怡冰结婚前,范怡冰曾经和王伟谈过恋爱。我们结婚后,两个人还不干不净地来往。”

“这和红宝石戒指有什么关系?”重案公诉组组员张志强是刚从检察学院毕业不久的研究生,读的是网络专业,到重案公诉组还没有多长时间。刚才,他站在一边,听着郑尚义和鲁明森的谈话,在心里分析着案情,没想到,鲁明森说得越来越“离谱”,就忍不住插话,要问个清楚。

“是的。就是因为红宝石戒指,他们两个才没有走上红地毯。”鲁明森接着往下说,“我们两个订婚后,范怡冰什么也不要,只是提出让我给她买一只红宝石戒指。当时,我已经小有成就,买只红宝石戒指当然不算什么,就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,并且,在第二天就给她买了一只红宝石戒指。”

“就是她手上戴的那只?”张志强似乎是明白了,原来,范怡冰手上戴的红宝石戒指来有这么个来历,“可是,这个红宝石戒指丢失了,也可能是凶手见财起意,顺手牵羊捋去的,为什么要和情杀扯上呢?”

“是这样。结婚后我才知道,范怡冰之所以没有和王伟走上红地毯,就是因为王伟买不起红宝石戒指。”说到这里,鲁明森长叹一声说,“我给她买了红宝石戒指,却没有买来她的心,和我结婚后,她仍然和王伟有来往。我听说,最近一段,王伟提拔了,成了工商局的副局长,是不是为了甩掉范怡冰,再也不受范怡冰的纠缠,从而杀害了范怡冰。而这枚戒指,对王伟的刺激太大了,就顺手给拿走了。”

鲁明森的这番推理,说得张志强直点头,可以看出来,张志强同意鲁明森的观点,也认为王伟和这起凶杀案有关系了!

“你这样说就是推理了!你怎么证明王伟到过发案现场?”石庆川摇了摇头,不同意鲁明森的观点,反驳说,“仅凭两个人有那么一层关系,就认定王伟涉嫌杀人?不可能,不可能!”

“我今天看到王伟进了我家!”鲁明森说着,把视线转向了郑一剑,“刚刚和郑处长说了这事,家里就发生了凶杀案。”

这事也太巧了!估计天下再也没有这样巧的事了。鲁明森刚刚向郑尚义说了妻子范怡冰和别人偷情的事,接着,范怡冰就被人害了!

为什么这样巧呢?任何的巧合,都有着其先天的机缘,所以,这种巧合不得不让郑一剑怀疑。

石庆川的问话让郑一剑从沉思中醒悟过来,他点了点头,说:“是这样,我和鲁总刚刚在检察院说这个事呢,还没有说完,人就被害了!”

郑一剑不动声色,把石庆川叫到一边,问是谁发现了范怡冰被害?又是谁报的案?

“喏,那位。”石庆川用下颌向鲁明森站的方向点了点,在鲁明森身边站立着一位姑娘,说,“是她报的案。”

这是一位年轻的姑娘,尽管做出了非常悲伤的样了,可是,从她闪烁跳跃的眼神中,还是能看得出其悲伤是做作的迹象。

把目光从石庆川那儿转移到这位姑娘身上时,第一眼,郑一剑就断定这个姑娘一定不是范怡冰的亲人,尽管和范怡冰有一定的关系,但是,范怡冰的死并没有引起她的悲伤,所有的做作,都是为了做样子给人看的,特别是鲁明森在场,这个姑娘脸上的就像是表演给鲁明森看的。

“是!”姑娘好像还没有从恐惧中回过味来,对郑一剑突然问话,露出了害怕的神态。

看郑一剑和姑娘答话,鲁明森忙过来介绍,说:“她是我们花林食品公司的办公室秘书马玉。”

郑一剑白了鲁明森一眼,似乎是说鲁明森多嘴!嘴中不愉快地“唔”了一声后,继续问马玉:“说一说,你是怎么发现范怡冰被害的?”

马玉说,午饭前,鲁明森突然变卦,说自己有事,让马玉陪公司的客人吃饭。吃过饭,下午13点的时候,客人提出要见一下鲁明森,谈合作的事,可是,打电话给鲁明森,打不通,马玉只好来到鲁明森家。

13点10分的时候,马玉来到鲁明森家,发现鲁明森家的门敞开着,没有锁,就轻轻地在门上敲了一下,里面也没有人答应。马玉想着是范怡冰忘记关门了,就轻手轻脚地走了进去,发现卧室的门敞开着,里面静悄悄的,没有一点动静,她顺着敞开的门向里瞧去,蓦然发现范怡冰赤身裸体躺在床上,鲜血流满了洁白的床单。马玉顿时感觉到不妙,忙走上前观看,发现范怡冰已经死了!

“吓死我了!”马玉余悸未消,不住地用右手抹着胸口,一边抹着胸口一边说,“长这么大,我是第一回见死人,可把我吓死了!”

在马玉的手指舞动中,郑一剑发现了她右手戴着一只红宝石戒指,就两只眼睛直楞楞地盯着马玉的右手,把马玉看得心里发毛,惊悸地问郑一剑:“你,你看什么呢?”

“你这个红宝石戒指不错呀!”说到这里,郑一剑抓住了马玉的手腕,问,“什么价格?”

冷不防,马玉被郑一剑抓住了手,马玉的脸色都变白了!她一边惊恐地往后抽手,一边用颤抖的声音回答郑一剑的问话:“这,是,我,的……”

“我知道,是你的;是你的,我知道。”郑一剑没有放开马玉的手腕,继续问马玉,“你多少钱买的?”

看马玉和郑一剑两个人僵持地那儿,马玉一脸的惶恐,不知所措,鲁明森忙走了过来,把郑一剑拉到了一边,悄声对郑一剑说:“郑处长,说出来,不好意思!这孩子的戒指是我给她买的。”

“你给她买的?”郑一剑明白了,一个中年男人给一个小女孩子买戒指,什么意思?说明鲁明森和马玉一定有着非同寻常的关系,但是,郑一剑还是明知故问,“为什么给她买戒指?”

“嘿嘿!”鲁明森倒也大大方方,非常坦率地承认了和马玉的一切,对郑一剑说,“我们两个是那个关系!她看到范怡冰手上戴了个红宝石戒指,天天闹着要我给她买一只,这不,几个月前买的,今天才给她戴上!”

这下,郑一剑明白马玉为什么惊恐了。但是,他又似不甘心就这样放过马玉,想了想,对鲁明森说:“鲁总,我呢,天天忙着办案子,很少见过这样漂亮的戒指,我想求你一件事。”

“好,你郑处长有什么要求尽管吩咐。”说着,鲁明森来到马玉跟前,从马玉手上要来了红宝石戒指,递给了郑一剑。

郑一剑把红宝石戒指拿在手中,对着阳光翻来覆去地看了个仔细,也没有从上面看出来什么,就随手递给了鲁明森,说:“这可是个好东西,要好好保管!”

现场勘查结束后,郑一剑立即带着石庆川、司永刚、张志强,来到花天苑小区的物业管理部进行调查。

“就是他。”看到刑警出示的照片,花天苑小区的保安一眼就认出了市工商局的王伟,这个保安说,“上午九点多吧,我刚刚接了班,他就开着车从外面进来了,还是我给他办的出入登记,记得非常清楚,不会错。”

“是吗?”郑一剑很不理解,保安为什么记得这样清楚?就问,“来往这么多人,怎么就记他记得清楚?”

“这个人呀!特殊。”保安说,“近两个月,他经常到花天苑小区来,别看不是业主,我们熟得比和业主还要熟。”

在排查走访到花天苑小区门前的鲜花店时,鲜花店店主也进行了有力的指证,他说,上午9点多的时候,看到王伟走进了花天苑小区。

保安证实王伟进了花开苑小区,鲜花店的老板也证实王伟进了花天苑小区。王伟并不是花天苑小区的常住人口,他们为什么辨认得这样真切?

“工商局副局长,就是管我们的,我能不认识?”说到这里,鲜花店的老板告诉郑一剑了一个故事:“也就是一个月前吧!王伟来到我的店里,挑选了一束漂亮的红玫瑰,因为当时他穿了一身工商制服,我还给他打了七折!”

“红玫瑰?鲜花?”郑一剑听了鲜花店老板的介绍,一边自言自语,一边欲抬腿往外走。心想,看来,这个王伟涉案无疑了!

在郑一剑欲走未走时,鲜化店的老板又说到:“王局长可能是恋爱了,才送这一束鲜花的。”

这个时候,张志强已经结束了对现场提取的体毛、、以范怡冰指甲中的DNA物质检验,以及席梦思床头塑料薄膜上的指纹检验。

通过公安专用网,张志强查到了王伟的指纹和DNA档案。现场提取的体毛、DNA和王伟的DNA比对,相似率为九十八点九,而席梦思床头塑料薄膜上的指纹就是王伟的;但是,范怡冰指甲缝中的DNA物质却不是王伟的,通过比对,也没有在公安网上找到相似的DNA图谱。

“尽管范怡冰指甲缝中的DNA物质不是王伟的,从概率上讲,这已经可以足以说明王伟是这起凶杀案的涉案人了!”听到张志强了来的检验结果,石庆川非常高兴,他对郑一剑说,“现在,我们应该立即对王伟采取强制措施。”

“可是,范怡冰指甲缝中的DNA物质又是谁的呢?”对石庆川的这个意见,郑一剑没有表态,反而提出了自己的疑问。

“这是另外一个人。”石庆川非常有把握地对郑一剑说,“在这个案件中,有两个作案人,一个人就是王伟,另一个人在范怡冰的指甲缝中留下了DNA物质。”

石庆川到公安局开出了刑事拘留证,带人直赴燕都市工商局捉拿王伟。但是,到了工商局后,却发现王伟是已经不见了!

郑一剑立即带领大家来到了工商局局长的办公室,向局长通报了案情,希望局长能配合对王伟的缉拿工作。

听了郑一剑的介绍后,工商局长无助地表示说:“对不起,我现在真的帮不上你们的忙。我也在找他!”

“你也在找他?”石庆川听了工商局长的回答后,感到非常的吃惊,说,“你说的意思是他失踪了?”

“是否是失踪,现在还不敢确定。”工商局长也没有把握,他说,“今天上午开班子会,布置下半年的工作,他没有参加,安排人打手机联系,手机关机,一直联系不上,我正准备安排人到你们公安局报案呢!”

工商局长摇了摇头,说:“单位里没有,家里没有,能找的地方都找了,也没有找到。”

从工商局长办公室出来,坐进“重案勘查一号”车中,大家感觉到索然无味,闷闷不乐,真是才下眉头,却上心头!现在案子刚刚有了点眉目,重要的涉案人却不见了,大家怎么能快乐得起来?

司永刚一边开车,一边谈着自己的看法,说:“找不到王伟,说明他已经潜逃了!如果不是他作的案,他跑什么?这也从另一个方面证实,作案人就是王伟。如果再找不到王伟的话,我看呀,由你们公安局报通缉算了!”

“好!如果今天再找不到王伟,你们检察院批准逮捕手续后,我就找局长批准通缉,一定要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王伟缉拿归案。”

“我怎么感觉这事有点玄呢?”郑一剑自言自语道,“从目前的情况看,王伟和范怡冰偷情已经是板上钉钉的事了,可是,他为什么会杀范怡冰呢?”

“由爱生恨是可以杀人,但是,由爱生恨的过程是一个极其复杂的过程,其中必然有着极大的犯罪驱动,是怎么生的恨?又是为什么生恨?这些还没有弄清楚嘛!我认为,在这些问题没有弄明白前,不能仓促办理批捕王伟的法律手续。”郑一剑表示了反对意见。

石庆川认定王伟就是作案人,他说:“犯罪现场提取的DNA物质证明了王伟涉案,而王伟在案发后又关了机,不知去向。如司永刚所说的那样,王伟一定是畏罪潜逃了!所以,我认定王伟就是作案人,应该立即对其办理逮捕手续,上网通缉。”

贾国勇,中国作家协会会员、中国散文学会会员,《行为证据》杂志社主编,新媒体《行参菩提》创始人。著有长篇小说《测出的不仅是心跳》、《谜底就在现场》、《致命谈判》、《命案现场》、《神探》、《大测谎师》、《市长命案》、《市长夫人》等,以及散文集《立地成佛》、《心止即岸》、《行参菩提》等。创作、投拍了《命案现场》(20集)、《捕狼人》(20集)、《完美指控》(30集)、《博弈》(30集)、《糊涂县令郑板桥》(36集)等电视连续剧、系列剧多部!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