天妒英才英年早逝的他留下的是那一片片华丽的篮球乐章

天妒英才英年早逝的他留下的是那一片片华丽的篮球乐章

马拉维奇很早就开始接受专业训练,流川枫选择湘北是因为离家近,马拉维奇加盟路易斯安那州大多半是因为父亲,彼时普莱斯的主帅。马拉维奇在路易斯安那州声名鹊起,因为投篮动作酷似牛仔拔枪,人送绰号

大学时代的马拉维奇就像摇滚明星,发型与约翰·列侬如出一辙,邋遢窝囊的旧袜子一度成为他的招牌,特立独行的表演时刻是他比赛中无法分割的部分。

由于场上有马拉维奇的存在,球迷都很兴奋,路易斯安那州成为全美最受欢迎的客队。“我非常喜欢客场的氛围,更喜欢在客场球迷。”

马维的的队友里奇·西克说。“只有极少几次我们会通到真正恶毒的球迷,尽管他会为马拉维奇的失误喝倒彩,但表演正式开始时他们又会毫不犹豫地欢呼,让人无法理解,仿佛比赛双方都是他们的主队,那感觉棒极了。

1968/1969赛季最后一场赛,路斯安那州和乔治亚激战两个加时,最后加时马拉维奇为了保住领先优势用了推越战术,他与防守球员玩起了捉迷藏,最终在三名乔治亚球员的的的堵截下,在乔治亚球进了计时读表声中的一记9.1m开外的压哨“天勾”,但结果二网人惊讶,用马拉维奇的话说:“除了氧气,什么都没碰到。”

马拉维奇只用了三个赛季就成为NCAA历史得分王,同时霸占了儿乎所有得分有关的纪录,2005年ESPN将他评选为大学历史上最伟大的球员。NCAA的传奇履历就是NBA的敲门砖,1970年亚特兰大老鹰用第3顺位将“手枪”收至账下。

从迈入职业篮坛的第一天起,马拉维奇就跟争议形影不离,批评家们否定他的职业生涯,因为华丽的数据之外他从来都不是一个胜利者,大学三年LSU的战绩只有差强人意的49胜45负,而NBA始终遵循胜利至上的篮球哲学。

亚特兰大的“老兵们”一开始就不喜欢马拉维奇,因为这个初来乍到的“菜鸟”拿着让人眼红的高薪,还出言不逊,得意地宣扬胸前传球可赚不到百万美元的合同。

马拉维奇炫酷的球风和不羁的态度与整个时代格格不人,他喜欢用华丽的表演取悦球迷,却拒绝向世俗谄媚。ESPN专栏作家罗伯特·雷普斯特如此评价:“马拉维奇是Show Time之前的Show Time。唯一的问题就是他身边还有4个人。

他从来不考虑其他队友。”人们沉醉于马拉维奇神出鬼没的表演,但职业球队不仅仅需要一个兜售球票的得分机器,在亚特兰大“手枪”与球队的价值观南辕北辙。

“这是我的风格,”马拉维奇对于质疑不以为然,“我这么做是为了球队,为了球迷,为了我自己。使用背后传球从来不是为了卖弄炫耀,故弄玄虚,而是根据实际情况合理运用,同时让观众兴奋起来。如果妙传和直传都能得分,我一定选择妙传。”

刚刚加人NBA的新奥尔良黄蜂没有太多的清规戒律,马拉维奇拥有随心所欲的发挥空间。1976/1977赛季“手枪”场均贡献31.1分,荣膺得分王。

1977年2月25日在一场并不常见的电视转播里,马拉维奇砍下68分,对手是拥有防守悍将沃尔特·弗雷泽的尼克斯,从比赛一开始直到比赛还剩不到两分钟犯满离场,“手枪”始终没有停止射击。

爵士播音员浩特·罗德·亨得利回忆:“马拉维奇高高跃起,一次漂移投篮,裁判判定进攻犯规,如果不是这样,马拉维奇会得到一次罚球,有机会超过70分。”得分盛宴的背后是球队尴尬的战绩,让人感到意外的是,马拉维奇为爵士效力的6个赛季里,球队却与季后赛无缘。

在坊间看来马拉维奇是个人第一、团队第二的反面典型,批评家们认为他从小独自练球,长大以后也习惯单枪匹马,整个职业生涯马拉维奇都没有摆脱这些尖锐的批评。

一位联盟宫员这样说:“比尔·沃顿会觉得自己是属于波特兰,有趣的是,贾巴尔则认定他是湖人,”J博士”觉得自己与76人融为一体,发生很好的化学反应,但马拉维奇认定自己不属于爵士,他比爵士还要大。

聚光灯下马拉维奇风光无限,名利双收,内心深处却敏感脆弱,极度缺乏安全感。篮球是他的生活方式,却无法给他快乐,与大多数NBA球员一样、伤病成为马拉维奇职业生涯的转折点,那记杂耍一般带有浓烈手枪风格的传球最终撕裂了他的膝盖韧带。

1980年被爵士放弃的马拉维奇成为凯尔特人的雇佣兵,如同喝醉的“披头士”一样,他身材走样,面目憔悴,却依然是球迷的宠儿,至少在波土顿他还享有众星捧月的待遇。每个进球都让球迷疯狂不已。

这一次马拉维奇达到了职业生涯的极限–东部决赛,然而在季后赛中他场均只有6分人账。与麦蒂类似,马拉维奇年轻时才华横溢,不知胜利为何物,生涯暮年终于体味到赢球的可贵,却已沦为配角。

1974年有一次马拉维奇接受采访时说:“我不愿意再打10年篮球,然后在40岁时死于心脏病。”一语成谶,1988年1月5日,“手枪”在一场三对三业余比赛中猝死,享年40岁。

验尸官发现,马拉维奇天生缺少一条重要冠状动脉,类似病例的病人通常活不过20岁,更别提在球场上来回奔跑20年!

马拉维奇的一生也充满遗憾:篮球生涯从未进过总决赛,有一手出众的传球技巧但队友弱势,超远投篮精湛但那时NBA还没有划分三分线。

英年早逝,如今马拉维奇已静静地躺在地下,留下的是那一片片华丽的篮球乐章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