为什么切尔西会选择波特?

为什么切尔西会选择波特?

他通常出生在郊区或三四线城市,父母没能力为他准备一把金钥匙。他的社会进阶有些缓慢,从未享受过优质资源或人生捷径:比如高等学府,行业巨头或者高档社交场所。

他感觉,自己的命运和成就一直在遭遇不公——人们会因为他的口音、教育背景、衣着品位甚至社交口才,在他身上寻找某种莫名其妙的优越感。他唯一能做的就是勤奋读书、努力工作——尽管读书和工作的内容通常无聊乏味。

他是谁?他是一名典型的反精英主义者。切尔西新任主帅格拉汉姆·波特,就是其中之一。

球员时期的波特平淡无奇,踢过13年球,换过10支球队,位置是最不受重视的边后卫。最值得一提的,也就是代表英格兰U21出战过一场比赛。退役后,没有任何英格兰职业球队愿意邀请他担任主教练,因此波特只能从大学校队开始练手,相继担任赫尔大学和利兹贝克特大学的助教。

2010年12月,波特总算等到了第一份成年俱乐部的邀约:前往瑞典中北部一个仅有60000人的小城,担任一支瑞典第4级别俱乐部的主教练。可惜,这份工作并不足以给他带来理想中的职业认可。以至于当他第一次前往圣乔治公园(英足总总部),申请欧足联职业级教练员课程进修时,还被拦在了教室门外:你是谁?你来干嘛?你够不够资格?

这灵魂三问,一直贯穿着波特的整个职业生涯。他曾被质疑、被拒绝、被否定,如今他却代替图赫尔,坐上了切尔西队主帅的位置。这在排资论辈现象严重的英国足球圈,只能证明一点:波特线.

对阵曼联的新赛季首战,波特麾下的布莱顿就用一场冷门,将红魔新帅滕哈赫推向了风口浪尖。事实上,这不是波特第一次战胜曼联。大约4个月前,布莱顿就曾在主场4球大胜过红魔,创造了俱乐部英超联赛史上最大胜利。

不同点在于,布莱顿在过去的夏季转会窗,同时失去了球队前、中、后场三条线上的绝对主力:法国前锋莫派、马里中场比苏马以及西班牙左后卫库库雷利亚。联赛六轮过后,布莱顿4胜1平1负,高居联赛第四,比身前的曼城、热刺少1分,距离榜首的阿森纳仅有2分之遥。上周末,他们在主场5比2大胜莱斯特城,而在此之前,投入不菲的西汉姆、纽卡也无法在他们身上占到便宜。

这一季的布莱顿惯用3-4-3阵型,前场所有人都参与高位压迫,断球后立刻发动快攻。前场攻击手频繁换位是他们的一大进攻特色,尤其注重边路和肋部的配合。布莱顿的进攻以中场为基准,根据中场球员的站位进行有序换位,一看就是经过精心演练:中场平行站位时,边翼卫与内锋进行小组进攻;中场菱形站位时,边锋与边前卫轮流前插。

布莱顿的另一大战术特色是高控球率,上赛季他们以54.7%的场均控球率位列英超第四。本赛季几名关键球员出走并没有难倒波特,相反他改造了几名球员的位置,比如让习惯踢边锋的特罗萨尔改踢边翼卫,让习惯了10号位的麦卡利斯特位置后撤,更早之前,还让踢中卫的韦尔特曼改踢过右边后卫,都取得了不错的效果。

波特的另一大本事是知人善用,在他执教布莱顿的三年时间,手下球员纷纷涨球,完成了鲤鱼跃龙门的飞跃。曾被巴萨抛弃的库库雷利亚,成了左路通吃的全能顶级边卫,新赛季甚至挤走了原切尔西主力马科斯-阿隆索;比苏马更是成长为英超顶级的全能型中场,在夏窗开始后不久就被热刺收入帐下。所以难怪,英伦媒体将波特称为:本土版瓜迪奥拉。

但波特的职业生涯,却和开局顶配、一路呼风唤雨的瓜迪奥拉有着本质上的区别。事实上,波特的成长之路与英格兰大部分教练也大相径庭。一名典型的英格兰教练从16岁开始离开学校成为职业球员,这之后就鲜有再受教育的机会。但波特不同,球员时期的他就是队内出了名的学霸。尽管球员时期出场时间不稳定,但正是这些闲暇时间,让波特有了大量阅读的机会。

一次前往客场的大巴上,波特因为读书入迷,全然不理会身边队友的玩笑。“你看的是吗?”一名队友抢过波特手中的书籍,结果封面上写的却是“美国政治”。

天赋不足的波特自小就信奉“知识改变命运”,于是在职业球员工会的帮助下,他拿到了开放大学的社会学学士学位。之后他又在利兹都市大学进修了体育领导力硕士课程,这为他之后能在大学校队谋得职位打下了基础。在利兹进修期间,他还结识了一名来自非洲的同学,谁料此人竟是加纳高官之子。于是他又在职业履历上添上了一笔为加纳女足担任技术总监的经历。

波特的梦想始终是担任主帅,但在裙带关系严重的英伦,仅凭借波特这样的履历,根本连面试的机会都难以获得。更何况,此时的英国教练在欧洲也备受质疑,英格兰青训尚未到开花结果之时。

好在,一名老友的引荐,让他总算实现了担任主教练的梦想:尽管只是前往瑞典第四级别,一支名叫厄斯特松德的小球队。

但厄斯特松德和英格兰完全不同,这里冬季平均气温零下13度,在室外进行足球比赛,甚至都显得不太人道。不过,善于动脑的波特自有办法。

他敏锐地发现,一到冬季,当地的室内运动场馆在晚间黄金时段经常爆满。而工作日白天的大量时间段则几乎完全空档。于是他决定利用有限的资源,组织球员们在冬天前往室内,进行五人制足球训练。

在身体对抗尤为激烈的瑞典低级别联赛,波特反其道而行之,招募了一大批技术型球员,奠定了球队日后崛起的战术基础。在英格兰踢不上职业联赛、被业余俱乐部约克城解约的中场杰米-霍普卡特,在一次试训后被他带到了瑞典,一跃成为中场核心。在瑞典风评不佳、被称作“坏小子”的伊拉克中场布瓦-努里,也被波特委以重任,后来还成了第一个在欧联进球的伊拉克人。

仅用不到5年时间,波特就率队3次升级,历史性杀入了顶级联赛。但故事到此还远远没有结束,因为他还有更大的野心。厄斯特松德在顶级联赛磨练一个赛季后,奇迹般地力克一众强队,捧起了瑞典杯,以杯赛冠军身份获得了欧联杯资格赛席位。最终他们杀出重围,进入正赛,小组赛中更是与毕尔巴鄂竞技同分,头名晋级淘汰赛。

之后,波特打出了一场让自己日后得以回归英伦执教的成名战:1/16决赛第二回合,他率领的厄斯特松德在酋长球场2比1战胜了阿森纳。伦敦《标准晚报》为他打出一个值得玩味的标题:哈利-波特?不,格拉汉姆-波特!

布鲁姆是典型的英伦巨富之子:叛逆、大胆。曼彻斯特大学数学系毕业的他,最早并非靠家产,而是靠赌博和德州扑克,为自己积攒了第一桶金。之后,他投资并创立了一个名叫“星空蜥蜴”的投资管理公司,实为博彩管理公司,专为有钱人用足球博彩的方式打理资金。

接受英足总官方的采访时,波特曾经谈过自己执教的“五大价值观”:透明、远见、真诚、可靠、专业,这也正是他让球员们紧紧团结在自己身边的秘诀。他认为,对球员坦诚相待、赢得他们的信任非常重要。他还表示,自己十分享受看到球员不断进步的感觉。与出身豪门的教练员不同,波特在转会市场上谨小慎微,从未苛求过任何老板砸钱,反而更愿意相信球员自身的能量。用大连主帅谢晖的话来说就是:球员很多时候甚至不知道自己有多优秀。

事实证明,为了让球员突破自我,波特简直无所不用其极。在执教厄斯特松德期间,他组织球员参加过读书会、艺术展和音乐会。因为球队所处级别较低,赛程并不密集,因此球员大多愿意牺牲自己时间配合主帅的这些课外活动。

2016年1月,一个寒冷的星期天夜晚,瑞典北方的一家剧院里,一群男演员正在为台下1600多人表演芭蕾舞剧《天鹅湖》。

这是当地一场慈善晚会的开场节目。很多观众并不知道,舞台中心这个姿态优雅的男人,几个月前刚刚完成了一项了不起的成就:率领一支名为厄斯特松德的小球队升入瑞典顶级联赛——5年前,他刚刚被任命为主教练时,厄斯特松德仅仅处于第4级联赛。而站在他身后的这些人,正是他手下的球员。

这波操作自然引起了瓜迪奥拉的注意,事实上瓜迪奥拉也经常从诗歌、国际象棋、电影中获取足球灵感,然后投入现场执教与球员培养。瓜迪奥拉在纽约,就是电影导演伍迪·艾伦的座上宾。同样的艺术细胞,让本为竞争关系的两人产生了共鸣:瓜迪奥拉甚至将波特称为“最优秀的英格兰教练。”

事实证明,瓜迪奥拉的眼光非常精准。波特的经历是特别的,但关于波特的传奇并非不可复制。自2015年改革英格兰教练培训体系后,有更多的英伦教练走上舞台,开始对传统英伦足球进行改造。其中自然不乏明星派,比如杰拉德与兰帕德,但同时更不缺乏像波特、艾迪-豪以及诺丁汉森立主帅史蒂夫-库珀这样的低调实干派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